<var id="edcik"><rt id="edcik"></rt></var><dd id="edcik"></dd>

    <meter id="edcik"></meter>

      1. <b id="edcik"></b>

        1. 【交匯點】集中居住既要積極作為,也要有“歷史耐心”——2019年度江蘇青年智庫學者沙龍暨青年智庫專家基層行蘇北農村集中居住與環境改善專場在徐州舉行

          作者:時間:2019-06-27瀏覽:85設置

            交匯點2019年6月23日報道在我校舉行的2019年江蘇青年智庫學者沙龍,報道內容如下:

          集中居住既要積極作為,也要有“歷史耐心”

          ——2019年度江蘇青年智庫學者沙龍暨青年智庫專家基層行蘇北農村集中居住與環境改善專場在徐州舉行

            “云南的花卉10元能買一大抱,諸暨的淡水珍珠賣兩三元一串兒,好產品為什么賣成大路貨?”“鄉村振興出現‘綠領’崛起。”“推進農村集中居住要有‘歷史耐心’。”22日,由省社科聯和江蘇師范大學聯合主辦的2019年度江蘇青年智庫學者沙龍暨青年智庫專家基層行蘇北農村集中居住與環境改善專場在徐州舉行。來自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規劃院、省政府研究室等單位的專家和學者,就推進鄉村振興過程中的熱點問題進行了深入研討。

          “綠領”崛起于鄉村振興

            在梳理了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背景意義、原則路徑后,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規劃院副總規劃師胡天新重點論述了鄉村振興與新型城鎮化的協同問題。他認為,城鄉融合并非是指城鄉空間融合,而是指不斷健全體制機制,改革城鄉二元制度,打通城鄉資源合理流動的渠道。城鄉融合也不同于城鄉統籌和城鄉一體化。要改變農業農村封閉現狀,促進城鄉要素自由流動、平等交換,推進人才、技術、資本等資源流向農村,增強農業農村發展活力。

            產業興旺是解決“三農”問題的核心。“云南的花卉本來是一個個性化產業,結果卻變成10元能買一大抱;諸暨的淡水珍珠本應是高端產業,當地兩三元賣一串兒,好產品為什么賣成大路貨?”胡天新認為,農產品供應問題早已由供應不足轉化為結構性問題。消費質量和差異化需求不斷提升,但不少鄉村產業依然片面追求規模。“鄉村振興貴在人才振興,要培育新型職業農民、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培養專業人才隊伍,鼓勵社會人才投身鄉村建設。”他說,隨著工商資本下鄉和農民工返鄉創業,資本等生產要素流向農村,一個有別于城市白領、藍領的鄉村“綠領”群體崛起,包括返鄉創業大學生、農民工以及工商企業負責人、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等,他們有知識、技術、資金,有助于農業領域創新創業

          今天的建設要成為明天的文化景觀

            近年來,江蘇農村人居環境改善步履鏗鏘、成績斐然。省住建廳黨組成員、副廳長劉大威以“鄉村振興的江蘇實踐”為題,從歷史的視角、以詳細的數據和豐富的案例,全面透視了江蘇鄉村振興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江蘇有826個鄉鎮,18萬個自然村,但在城鎮化中,鄉村資源外流、人口老化、村莊空心化,鄉土特色破壞,公共服務短缺。江蘇先后實施村莊環境整治(2011-2015)、鎮村布局規劃優化(2014-2016)、美麗鄉村建設、村莊環境改善提升行動(2016-2020)等工程,使鄉村面貌煥然一新,但也存在一些短板和不足。從2017年起江蘇又提出特色田園鄉村建設等工程,更加注重鄉村的綜合振興、村莊與田園山水的共同營造、鄉土文化的挖掘彰顯、自下而上的多元聯動,多元主體的共同規劃設計。

            改善蘇北地區農民群眾住房條件,是一項政策性極強的系統工程。要抓好科學編制實施方案、積極引導進城入鎮、尊重農民留鄉意愿、同步配套各類設施、突出產業發展、完善鄉村治理體系等重點工作,特別是要注重特色風貌塑造。劉大威認為,只有理念好、規劃好、設計好、隊伍好、建設好、管理好,才能建成經得歷史檢驗的好作品,成為未來的傳統鄉村,“讓今天的建設,成為明天的文化景觀。”

          生活方式變遷要與生產方式變革同向同行

            集中居住是生活方式的變遷,必須緊密依靠生產方式的變革來保證,沒有生產方式變革做保證,就業、收入以及公共服務就無法實現,生活方式變革就難以有效進行。省政府研究室副主任沈和認為,集中居住,核心是推進土地流轉,促進農民分流,把原來的“職業農民” 變成更多的“身份農民” ;關鍵是推進“三變” ,讓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這一觀點得到了現場一位專家的呼應:“我老家那邊普遍養鴨子,農民雖然集中居住了,但生產方式還沒有根本改變,帶來一系列問題。”

            進城、入鎮和留鄉如何取舍?“補磚頭” 與 “補人頭”如何平衡?沈和認為,要鼓勵進城、引導入鎮、尊重留鄉,集中居住要科學選址,力求靠中心城鎮、靠產業園區、靠批發市場,做到便于生活、便于就業、便于出租房屋。“要堅持把引導農民進入中心城鎮作為首選和最佳選擇,讓農民真正分享城市文明;要切實把農民利益扛在肩上,千方百計維護農民利益,真正讓農民拆遷致富、生活幸福。”

          抓集中居住要有“歷史耐心”

            科學的人口研究成果是村莊布局規劃的重要依據。“有調查顯示,蘇北農村進城、入鎮、留村人口比例,大致是4:3:3或5:3:2,也有人認為,農村新生代普遍不愿留村,今后一個時期有可能呈現5:4:1甚至6:3:1。”省委研究室農村現代化試驗區辦公室主任儲勝金在展示了一系列的數據和案例后說,推進集中居住首先要搞清楚哪些人要搬,想明白人往哪里去,農民的城鎮化意愿動態變化,國家放開就業人口在大中城市落戶以及蘇北農村人口流向變化,都需要認真研究。

            從國際經驗來看,伴隨著工業化市場化進程,歐美的集中居住經歷了從自由放任到政府必要的規劃引導和干預的過程;拉美的工業化基礎薄弱、政府治理能力不足,導致過度城鎮化;日韓依靠政府主導市場經濟體制,快速實現集中型城鎮化。儲勝金認為,推進農村集中居住,要有歷史耐心和國際眼光,不急于求成、急躁冒進,善于吸取各國的經驗教訓。當前,要精心編制村莊布局規劃,以縣域為基本單元統籌謀劃人口和土地城鎮化,注重整體推進與農戶自主相結合,防范單純的土地沖動。

          城與鄉應當有機結合在一起

            隨著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以及工業化、城鎮化、信息化深入推進,鄉村發展將處于大變革、大轉型的關鍵時期。南京師范大學地理科學學院教授張小林認為,城鄉的發展,不可能在各自封閉的系統中獲得成功,城與鄉應當有機結合在一起。要在城鎮化的動態過程中推動鄉村建設,只有在城鄉區域整體中發揮各自的優勢,通過城鄉資源的有效整合,才能真正實現城市支持農村,促進城市化健康發展。

            城鎮化進程中的鄉村分化發展有四種模式,即被城市兼并、衰敗乃至消亡、鄉村城鎮化以及鄉村特色發展。“在鄉村變遷的過程中,哪些是值得永久保留的,應該通過建設發揚光大,現在要重點去做的。明明知道未來是保留不住的,現在還當做寶貝,不可取。”張小林說,要推動農村多功能發展,不要大規模建設,要小而特、小而專、小而精。有文化特色地方,即使沒有人,也要保留。要激發鄉村活力,逐步與現代文明接軌,與現代生產方式、生活方式結合。

          將生活質量的改善作為出發點

            通過對蘇南、蘇北、蘇中集中居住情況的樣本調查,蘇州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葉繼紅發現,江蘇推進農民集中居住工程對于改善農民生產生活環境、提升農民的生活質量都起到了積極作用。但不同區域集中居住區居民生活質量差異顯著。其中,蘇南、蘇中地區集中居住區居民生活質量已達到較高水平,而蘇北地區仍然存在就業穩定率低、社會保障滿意度不高、心理適應與調節能力弱等問題,制約了生活質量的進一步提升。

            推進農民集中居住的目的是為了改善農民的居住條件,提升農民的生活質量。因此,推進農民集中居住作為一項惠民政策和民生工程,要以人為中心。葉繼紅認為,要將集中居住區居民生活質量納入農民集中居住政策的績效考評體系,將生活質量的改善和人的城鎮化作為推進農民集中居住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特別是要根據地區發展實際推進農民集中居住工程,充分保障集中居住區居民的民生需求、持續改善其民生福祉,防止那些“試圖改善人類狀況的項目”的結果適得其反。

            會上,南京大學地理與海洋科學學院教授黃賢金、江蘇師范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執行院長沈正平、省政府研究室經濟處副處長吳國玖、江蘇師范大學學科建設辦公室主任馬曉冬、江蘇師范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沈山、淮陰師范學院經管學院副教授孟祥海等專家也就農民集中居住話題發表了精彩觀點。

          交匯點記者 顏云霞 劉慶傳 編輯: 顏云霞

          報道網址鏈接:

          https://jnews.xhby.net/v3/waparticles/235/9oDjAGhQzPipC69t/1?from=singlemessage



          返回原圖
          /

          人人碰在线播放